嘿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总有很多借口 是懦弱的种子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 我得想想,我有多爱我妈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 文/嘿呗

特别低沉的时候,我得想想,我有多爱我妈妈,就觉得找到了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—马缓缓

(一)

马缓缓来找我的时候,带了半打百威和半打可乐。

开口第一句就对我说,年后我就找工作了,去北京,小伙伴,估计下一年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了,如果我有回程的票钱。

我愣了挺久一阵儿,觉得这孩子怎么说一出儿是一出儿,就算去大城市,干嘛不去广州?跑到那么远,非得舍了十几块的地铁,换成挤春运才能回家的地方。关键是,去了北京,我以后找谁喝一杯?

滋啦啦啦啦,。,我们先干了两杯可乐。

嘿呗,我以为我可以。可以一直很爱我妈妈,可以给她遮风挡雨,给她所有的想要的。什么都想跟她在一起,就像大学放假每次回家,她去哪儿,我就拉着她的手去哪儿,连她拉粑粑,我都拿着小凳子在厕所外面坐着跟她聊天,说不完的话。

马缓缓突然仰头闭眼,一口气又干了一杯可乐,刺激得连打几个响嗝儿。接着睁开被辣得通红的眼睛看着我,我错了,她对我说了一句,然后哭成狗。

(二)

原来,马缓缓昨天晚上陪她妈去沃尔玛,她妈妈没想买什么,逛完一层又一层,她觉得既然没什么要买,不如回家吧。她妈妈说,哎呀,这儿这么暖和多待一会儿,你陪陪我嘛。在等待买单的时候,她不仅看见妈妈头顶上的白头发,还发现妈妈不管怎么补钙也跟不上骨骼萎缩老化的节奏,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白色模糊物体,这是老年人常见得眼睛疾病,需要做手术!而自己已经辞职在家四个月,现在才发现。

马缓缓已经开始干百威了,鼻涕眼泪混在一起,也帮她加了佐味。

我突然发现,我变成了我爸爸,那些我竭力挣脱的点,全在我身上生了根,我讨厌我自己。马缓缓沉默了下来,她一直希望自己把身上和她爸爸一样的基金全部拔掉。

你知道么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觉得,每个月给我妈妈家用就可以了。不再陪她做任何事情,不再关注她,对她不耐烦,觉得只要做到一个女儿该做的事情就够了,而不再是做妈妈的好女儿。甚至有时候大呼小叫,反正自己有道理,觉得妈妈太依赖我,我的压力太大,甚至觉得妈妈很没用。

我觉得,我已经完全变成了我爸爸。马缓缓深深的叹了口气。在这湿度超标,只有六度的城市里,她此刻的心,应该是一条冰棍儿,凉到了麻木,为她自己,也为她妈妈。

作为她的死党,经历了她的成长,我很清楚她的原生问题,明白她的纠结。马缓缓很爱她妈妈,很怕长成她爸爸那样的人。但是,我想她应该不知道,我却看见她更害怕长成她妈妈一样的女人。一心扑在家人身上,就算家人不领情,还是全心百分百的照顾着这个家,自己不舍得吃穿,完全没有玩乐,太过朴实,不晓得营造自我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这是万万不可取的。

(三)

一个家庭,每一个位置都不可少,都扮演着无可替代的家庭属性,任何一个位置出了问题,都会给这个家造成不同种类和程度的伤害。而且,是连续性的蝴蝶效应。

马缓缓从小学四年级,把自己当成个男孩子长大,唯一的目标就是要足够强大,保护她妈妈。可是,这就是长大呀,不再单一,更加丰富,更多的迷茫,更多次的清醒,更多次的来一杯。

当她妈妈知道,马缓缓实在不想做这份还没毕业就开始,到现在已经三年了的工作的时候,还是支持她辞职了。她妈妈还每天变着法儿的给她做好吃的,没跟她提过一个钱的字儿,尽管她妈妈没收入,也好久没收到家用了。

马媛媛不知道,她还是很爱她妈妈,她还是她自己,和她爸爸和很不同。

马缓缓不知道,她妈妈已经给我打了电话,她同意马缓缓去北京,去经历,去追逐她的热爱。缓缓为了我,不愿意到别的城市工作,毕业就呆在这儿三年,她不开心,越来越得生活没什么意思,我想她开心,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。希望你能开导开导她,让她别觉得离开我就觉得愧疚。

(四)

缓缓,你知道么,我觉得你越来越懦弱。

我喝下最后一口百威,看着这个满脸眼泪鼻涕口水混流的妈宝。你以前多么知道你自己,长大要干什么,要长成什么样的人,哪些事不能做,哪些一定得干得漂亮,不揉捏不造作,干净爽快。我每次都羡慕你,觉得你怎么这么小就会规划自己,还一条一项说的清楚明了。可是,现在你看看,也许你终于发现,所有的一切都不简单,要实现得付出太大的努力,你在借口推卸,不想继续承担,而且还不承认。

喜欢写作,知道了这路不容易走,不愿冒风险吃苦。就找了一份还过得去的工作,给自己各种福利好,离家近,工资还不错,可以学习技术各种借口,结果呢?歇笔停文,也不再看书,为什么会觉得工作没意思,生活没意思,连对妈妈的承诺都忘记。目标没了,生活有什么进行的意义?

我们看了无数次《千与千寻》,每一次都热泪盈眶。不是说,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,只要走的方向正确,不管会多么崎岖,都比站在原地幸福。曾经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,只是忘记而已。

你还记得告诉我:“每次低沉的时候,我得想想,我有多爱我妈妈,就找到了北。”的时候,你的眼睛就像千寻告诉父母要等她一样明亮。

马缓缓,你妈妈没有变成猪,不用你去救。曾经的梦想你已经记起,就好好的使劲儿追,用你的努力给她织一件棉袄儿。

撑不下去的时候,告诉自己,我得想想,我有多爱我妈妈。

马缓缓抬头愣愣的看着我,嘿呗!你为什么骂我妈妈是猪?

嘿呗:额,。,喝多了吧你…

PS:马缓缓,旅程很长,谢谢你的陪伴:)

为我为数不多的死党们,愿大家都找到了北,干杯~

评论
热度(6)

© 嘿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