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呗

你应该不会晓得,平行线的另一边,

是挂着几吨的踌躇不定,刚好维持住了不打破平行,

而需要和你交集的力度。

再多一微克的念想,我就要思考,

开场的第一句,我只是想见见你,

能不能让我们都自然下来。


已经毕业许多年,李小鲸除了头发从往日及耳,变成此时及腰以外,一切好像都还停留在从前。

我从前很担心李小鲸,我觉得这个姑娘太安静,不争不抢,不做引人注目的努力,也不是任人错捏的软弱,就是安安静静的在一旁,自己打定的主意都在无声无息之间一级一级垒好,直到突然看见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成品,你才发现,这个姑娘拥有的,是安静的力量。

我很喜欢李小鲸,觉得这个女孩子安静的眼睛里,满满都是戏,充满执着,童真和纯粹。我与生俱来的羞涩,偶尔还是会挣脱洋装的大大咧咧。所以,我从来不过问李小鲸的家世。回想起和她的交流,细细想起来,都是满满的暖意,这个不显露的姑娘,带给我的都是让我觉得这世界,很美好。

我总是小鲸鱼小鲸鱼的叫着她。在高中繁忙的某一天,她来到我们的教室里看我,安静的坐在我靠着墙装书的箱子上,看着我抄笔记,上课铃声响起,她起身回自己的班,然后我等她下一节课结束过来。

小鲸鱼也是个吃货,喜欢吃的各种好吃的,会分享给身边的同学,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零食从她手里冒出来。我还记得她妈妈给她送来麦当劳,她就那样安安静静的在宿舍的走廊上,一边吃一边和我说话。

有一天,小鲸鱼很难过,我听说了,就跑到她寝室看她。我问起她怎么了的时候,她起身抱住了我,然后,我第一次看见小鲸鱼哭了。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能就任她抱着,轻轻拍着,我在心里跟她说,小鲸鱼,有我在。

后来,我知道小鲸鱼的家庭是重组家庭,我不晓得她有没有收到一些影响,因为她会让我觉得,这个小孩被教育的很好。

大学之后,在小鲸鱼做毕业论文的时候比较密集一些,我知道了小鲸鱼准备要去留学,她在努力把毕业论文写好,准备学外语,准备考语言级别证书。

小鲸鱼也是个含蓄的姑娘,面对“加油”这样的鼓励,也会有些害羞。她越来越成熟,想法很周全,并且持之以恒。

最后一次的见面,我知道不出几日之后,她要去另外一个城市选修预科,一年之后就可以出国留学。

然后,就再也没了她的消息。

突然想起,以前的自己,在想念一个人的时候,会打电话,会坐车,会用各种途径让她知道,我没有事情,我只是想你,所以想听听你的声音,想见见你。

许是年纪到了一个点,顾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递增。

想念,已经不是浓浓的纯巧克力,它被裹上花生碎,镶进了榛子仁儿,可能还有脆生生的威化,味道很复杂。

在生活里无意中碰触到一个,可以连接过去和你相连的开关,就开始控制不住的想念。

也许会象从前一般立马让你知道,也许会担心唐突而安奈住冲动。

于是发现,许久未见,突然联系,总有一丝不知所措。

你应该不会晓得,平行线的另一边,是挂着几吨的踌躇不定,刚好维持住了不打破平行,而需要和你交集的力度。

再多一微克的念想,我就要思考,开场的第一句,我只是想见见你,能不能让我们都自然下来。

世间纵有千般姿态,任你跨过风景无数,惟愿无事常相见。

 


评论
热度(3)

© 嘿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