嘿呗

光喜欢上,已经很难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这不是一篇倾诉愁苦,满目疲倦的文字。

当然,它也不是一篇积极向上,热情相教的攻略或鸡汤。

它只是记录一些改变,欢喜和开始。

 

马缓缓谈恋爱了。

马缓缓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糟糕的人。

固执到偏执狂的程度,人群恐惧症却又喜欢把自己放在人群簇拥的逼仄里,慢手慢脚却不嫌少的什么都得亲自抓在手里一条条做完,里里外外上上下下,已经多到我忘记刚才要写什么了。

林林林总总的那么多,我觉得她应该是,直到变成无所不能的超人,才会对自己满意。

觉得,只有这样才可以在这个世界上,有安全感的活着。

 

马缓缓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正直我的空窗期,我正在脑海一片空白的死磕该怎么码文。

“嘿呗,我谈了个恋爱。”

“……”我绝对没有吃惊,我只是故作沉默,让自己显得很稳重。

“嘿呗~”

“嗯~是个怎样的人?”

“是个机智的少年,看了《疯狂动物城》么?跟那只狐狸一样。”

 

马缓缓絮絮叨叨的跟我说着那只狐狸,她说的很慢,说到细节还偶尔停顿一下,不是雀跃无比,也没有紧张翼翼。我觉得,此刻的她可能还没反应过来,神经信息传达迟钝,还没有把相对应的场景模式切换至此。

 

谈个恋爱,有什么好特别,要在这儿哗啦啦的说一通?

是的呀,谈恋爱没什么好特别,只是,这个谈恋爱的是马缓缓。

 

这个社会进步的很快,数个小时就可以从南半球飞到北半球,越过山川,北边的炎炎夏日,南边的冷冷寒冬,都可以在一个日期标签下的相机里,全数记录。

所有的事情,都是讲求效率的。

 

马缓缓大学毕业踏入社会已经是第四个年头,社会的游历规则即使不熟手,却也是知晓明白。

为什么,在那么漫长的成长岁月里,她还是那个固执地保持独自一人为伍的马缓缓。

 

也许,因为她太慢。

 

有一部叫做《天长地久》的电影。

明远说:“可是,我看着那个我喜欢的女孩,不知道有一天,她会对我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。”

沈星辰说:“我绝望的渴望被爱,却不懂得如何爱人。”

他们小时候就是很好的玩伴,却因为各自父母的分离,被动的离别,被动的承受身心的分崩离析。

 

明远在等待爸爸的十年走私刑期里,等到的是妈妈的改嫁,爸爸熬不过刑期而自杀的结果。

沈星辰目睹妈妈和情人的私奔,看着爸爸在追着那部关于妈妈的爱情的车子而丧命。

 

时光流逝,长大后的相遇,他们是彼此想念,彼此惺惺相惜,彼此笨拙的相爱。

一边决绝而坚定,一边惶恐而不安。

也许,他们从来没有长大,从他们分崩离析的那一天开始,他们用了漫长的时间,去粘起心里那间倒塌了的房子,为了不让再次倒塌出现,他们都按照自己的以为去努力。一个以为给很多爱,很多迁就,就可以离她更近;另一个以为使劲儿往上爬,就可以独立而强大,没有寄人篱下,可以保护爱的人。

 

在他们彼此那么类似,又那么不同的原生问题里,把他们的心都牢牢的定在了小时候,多年过去,长大了的,只是皮囊。

 

沈星辰在结束的时候,对明远说:“我一直在想,我们在进入爱情之前,都带着伤疤,但是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,吵过,放弃过,分开过,都是那么的令人难过,可不可以,不分开了。”

 

马缓缓和我一起看这个电影的时候,我从她眼眶泛红,到隐隐啜泣,直到这一刻,我听见她哽咽的有些喘不过气,我不能去看她,不能给她递纸,这样的一刻,我只能沉默的陪伴。

 

或许是她看见了自己,或许是她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足够的借口,为什么要恋爱呢?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这样的相伴呢?有妈妈,有朋友,自己一个也很好呀。

 

是不是有那么一些人,他们不肯踏入爱情,也不是什么要求和条件太高。

就像是一群倔强固执的小孩子,披着成人的皮囊,努力的建造自己的房子,不愿接受援助,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拒绝援助。

对于“喜欢”这种要建立在自己以外不可控制的人身上,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去尝试。

所以,即使面对喜欢的,也在自我的理智里把他们逐一消殆,不肯迈出一步。

 

马缓缓从絮絮叨叨慢慢停了下来,她的眼神依然会有不确定,但是也有了安然。

这个不愿接受援助,还死不承认的家伙,心里住着的那个小孩子开始长个儿了。

 

我庆幸,她碰见了一个气氛相融的磁场,庆幸这个磁场恰巧有着主动的引力,让她走出了第一步。

这个既冰冷又温暖,既广泛又狭隘的世界里,我们总有着数不完千奇百怪的理由去做一件事情,或者拒绝一件事情。

 

那些我们与生俱带的脾性,和不可抗拒的原生因素,在这个因快速而越发陌生的繁华里,显得那么被动和不重要。会被标上不懂爱,懦弱,挑剔,各式各样的标签,多到偶尔恍惚之间会铺天盖地的自我怀疑起来,自己真的是这样吗?

 

那群迟钝,没有长大的孩子,敏感,固执,却也因为这样,赤子之心免于被成长的大河冲刷。那颗被重新粘起的心房异常坚固,不会掉落在迷失自我圈子里。

这是他们坚持下去的灯塔,即使孤独,也不肯上岸或转移,就那么直愣愣的立在海平面上,时刻的提醒自己,坚持的是什么。十年之前与十年之后,它都在那儿。

马缓缓就是那样自顾自的待着。

 

电影里,成年后走向社会的闻佳对沈星辰说:

“可见你还是原来那个敏感刚烈的沈星辰,少年的我们,都是热烈而坚持的,那是一种光芒,引人入胜,我羡慕那些时光流逝,却没能改变他们的人。”

 

是的呀,这看似简单的爱情,被反反复复地讲了那么久,周围裹满了各式各样的牵制和法则。轻轻抽起开端,现实,技巧,过来人的经验,条件,要求,匹配程度……满满的扑面而来,再混合起那群迟钝孩子的各自的细节,满满当当的,就没有了欲望了……

 

有时候,我们从寻找自己,寻找到了一个相伴的人。

也有的时候,我们从寻找一个相伴的人,寻找到了自己。

不论哪一种,都值得庆幸和喜悦。

 

毕竟,光喜欢上,已经很难了。

 

 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056327e41c98

 

谨以此文

让大家知晓,有这样一种,慢热晚熟的人。

他们有各种奇怪难解的理由,就是迟迟踏不进关于爱情的圈子。

面对大流,却不肯顺势而下。

请给他们时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嘿呗 | Powered by LOFTER